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牛羊产业网。

请登录|注册

客服电话:15000821357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精英风采 >  精英风采

专访黑龙江大庄园集团董事长陈希滨

时间:2019-01-09中国牛羊产业网

    羊肉,是中国肉类消费中的小品类,受终端市场制约,我国羊产业的整体发展较为缓慢,从育种到饲养屠宰,再到产品加工,都与国外发达国家相距甚远。但中国羊产业人从未放弃,在推动产业发展的路上,他们始终努力着。

    哈木格品牌策略机构,被业界誉为中国羊产业推进器,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羊产业发展,资深品牌策略专家、哈木格品牌策略机构总经理叶飞对中国羊肉核心产区进行了一次拜访巡视,并与羊产业著名企业家就中国羊业未来进行了探讨。


叶·问:专访大庄园集团董事长陈希滨


陈希滨



大庄园集团董事长、中国牛羊肉协会会长



叶飞

内蒙古哈木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自媒体高端人物访谈《叶·问》创始人


中国最大的牛羊肉搬运工:这个行业其实太苦了。没有底线做不久,没有情怀做不长


    经过36年的发展,大庄园是已经成为世界最大肉类出口企业新西兰阿兰茨集团最大的中国客户。这也意味着大庄园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新西兰、澳大利亚的牛羊肉的贸易商。随着中国牛羊肉产业的发展,昔日的隐形冠军已经露出了水面。但他们并不满足于成为仅看看牛羊肉的搬运工。

    2016年,大庄园在锡林郭勒草原的羊肉加工厂投入使用,被誉为“世界领先,亚洲最大”。这个项目预计投资20亿,目前已经投资4个多亿。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很少能在媒体上看到陈希滨的相关报道。

     2017年,6月20日,哈尔滨。牛羊传奇总经理、主编叶飞专访中国牛羊肉协会会长、大庄园实业集团董事长陈希滨。听他讲中国牛羊产业与世界的距离,以及大庄园的新布局。


    6月的哈尔滨,雨水不断。

    陈希滨每天的行程安排的特别满。哈尔滨松北香格里拉早餐时间也被澳大利亚的客人Annie占满了,他们都是陈希滨多年的朋友,这次来对主要接澳洲的项目,主题是牛肉与红酒。

    而在2014年的6月,大庄园锡林郭勒的加工厂项目正式动工。

    2016年9月,做为大庄园在国内最大的牛羊肉生产加工线要正式亮相。


1.jpg



    陈希滨对锡盟大庄园项目的定位:亚洲产能最大、先进程度最高的牛羊肉产业示范园。在项目落地之前,陈希滨已经走遍中国乃至世界的草原。最终选择在中国最大的天然草原——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建设亚洲最大、世界一流的畜牧全产业链大项目。

    不是要改变锡盟保留的传统模式,而是追根溯源、秉执信念、要利用锡林郭勒这块净土,把更加自然、生态的牛羊肉奉献给中国人。


2.jpg



    其实,在陈希滨心里内蒙古已经是第二故乡。早在20多年前,他就在内蒙古收购牛羊,然后卖到全国。那时候,他还是个体户。现在再次回到大草原,他已经成为中国牛羊肉产业的领头羊、受人尊敬的企业家。

此时的大庄园已经从全国数十万名不见经传同行中的一家,成长到中国牛羊肉协会会长单位,世界肉类组织唯一的中国企业界执委单位。公司拥有6000余员工、数万家客户。



“这个行业其实太苦了。没有底线做不久,没有情怀做不长。”



    陈希滨坦言,“大庄园已经把牛羊肉产业定格在小到改变人们传统的饮食观念,大到关系整个民族健康强壮的伟大事业!”

    大庄园锡盟厂区从建设之初就坚持制定和执行高于国家行业标准的企业标准。在设计上充分参考国际一流企业管理理念与行业标准,引进世界一流的设施设备打造全程标准化管理。同时,公司在生态、环保、循环经济、动物福利体系建设上,同样打造国内行业最高标准。大庄园污水处理系统在处理标准达到一级A的基础上,又增建2000平米室内人工生态湿地,通过植物根系对水中余留氨氮进行再过滤吸收,使处理污水水平上升至景观水标准。

    走进大庄园,你不会觉得是走进了一个污水横流、气味浓郁的屠宰厂,而是一座现代化食品工业景区。在景区你会体验到,雨水是如何做到充分收集利用的,污水是如何变成水资源并进行厂区绿化及冲刷待宰圈等回用的,热量是如何被收集利用从而节约大量燃煤、减少二氧化硫、二氧化碳排放的,粪污是如何变成有机肥的,一个屠宰加工企业的自动化、智能化程度及大庄园在国内率先倡导的对牛羊从运输、待宰到屠宰的动物福利体系的建设过程。


3.jpg



    叶·问:首先感谢大庄园对中国包头国际牛羊肉产业大会的支持,今年8月18日,在包头国际会展中心,大庄园将以联合主办单位的身份亮相,我们也期待您在大会同期的中国国际牛羊产业领袖峰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在您看来,中国牛羊肉产业在整个食品加工行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陈希滨:做食品行业,中国的产业本身就不完整。它不像工业企业一样,一产和二产相对比较成熟。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的牛羊产业比中国的工业企业落后将近十年。不扎实自己的基础,光靠宣传是不可行的。中国的一些牛羊产业,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其实还是做得不是很好,走的不长,为什么没有像双汇一样这样的企业呢?这个是值得我们所有牛肉产业人深思的事情。农业产业是一个以稳定和健康为基础的产业。我们很少参与这些展会,但是有时候必须要发声,要引领这个行业,这是一种责任,而非个人意愿,所能左右的。为了行业的健全健康发展,我们也会做一些论坛一样的活动。


    去年在锡林郭勒盟举办的高峰论坛,有19个国家的专业人士前来互相分享自己的经验。可能,这种活动对于其他企业来说只是需要一个形式而已,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需要集结这个行业里众多的可以具有发言权的大佬,共同探讨产业现状,商讨产业未来。


4.jpg


    叶·问:我前段时间和锡林浩特市的一个副市长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对于整个论坛有很深刻的印象,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有助于整个锡林郭勒盟牛羊行业的发展,甚至于内蒙古羊产业的顺利发展。


    陈希滨:世界首届生态畜牧产业高峰论坛。在中国可能牛羊肉行业的论坛比较多,但是真正涉及生态方面的少之又少,我们的定位非常清晰,致力于全球牛羊肉资源整合。我们只和国际上信誉最好、资源最好的国家以及企业相互合作。


5.jpg


    叶·问:我从去年开始发现大庄园也在积极的转型升级,从进口牛肉的全产业链到哑铃型的一种布局,我们在整合国际上的一些资源,也在整合中国境内的资源,比如说在锡林郭勒盟建厂。


    陈希滨:我们在国内的定位也是只在稀缺生态地区建厂。比如说新疆和内蒙古地区。我们的定位,一个是要选择全球最安全的,另一个是选择中国最稀缺的。河南河北山东等地,我们从来不说他不好,但是我们也不会去那里建厂。


6.jpg



    叶·问:您是否可以评价一下大庄园在中国整个食品供应链中间的担当的角色。


    陈希滨:我们的定位就是只做中高端以上的消费人群。我们在锡林郭勒盟的工厂全部都是地下管道输送,地面上看不到一粒羊粪。所有的污水处理羊粪便处理,全部走地下管道。这种投入我相信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对中国牛羊行业的一种坚定。做了35年牛羊行业,其实我们也在承担一份责任,中国的食品安全谁来守护,其实是一件很值得所有产业人深思的事情。这并不是唱高调,因为中国现在最稀缺的就是能用工匠精神百分之百要做好的企业。


    这里我有两个意见


    ① 在中国,比起过分的宣传,更重要的是踏踏实实的将实业做好。


    ② 我们也不是专业做这个的,以后可能会寻求更多的合作,比如说肉类协会。从国内种养殖加工这一板块,我们每头牛的生产环境的要求都是极其严格的,这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


    在食品安全这一方面,我们是从德国进口的最先进的设备,力保产品的安全。在内蒙我们的污水处理水平是一级A,那里有我们近万里的阳光大棚,无论春夏秋冬,植物都在恒温生长,我们的湖水里百分之百可以养鱼。其实食品安全每提升一点点,我们背后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其实还是源于我们对这行业的自信,因为中国缺什么我们是知道的,在大家都在比什么便宜的时候,谁来承担这份责任?让别人心甘情愿地多花一点点钱来,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我们所为之努力的。没有一定的硬件保障,这些都是实现不了的。那为什么我们现在只在国内内地建厂呢?是因为这样各方面的疾病传播会比较少一点,这样消费者消费起来也放心一点。


7.jpg


    叶·问:从我对这个行业的观察来讲,工厂一般建在草料相对稳定,能够四季出栏的这样的地方比较好。锡林郭勒盟,一般光牧草生长就要三四个月,其实对你的挑战还是比较大的。


    陈希滨:在这样一个地区谁都不敢建厂,我们投了这么大的资金来建厂,因为选择了这样一块生态的地区,所以我们不急不慌,我们的定位就是中国稀缺资源的加工企业,肉的品质不能差,羊的体态不能偏差。我们到锡林郭勒盟的第一件事就是四个标准化建设,最初别人都在说草场和牧场是没有区别的,好羊就会生产好肉


8.jpg


    20年前我就在内蒙古建厂,我对整个中国以及内蒙古的市场其实是非常了解的,20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做进口,这一板块投入的精力比较大,95年我们开始做进口贸易,2000年我们成为全球最大的羊肉出口企业。从2000年开始,我们就逐渐加大了进口的比重,因为它的标准相对比较高,发展空间大,食品安全相对比较有保障。


    通过这些年做进口贸易,我们也加深了中国人对国外食品安全这把控这方面的了解,学习外国人的管理方式。所以我们首当其冲的就是要解决标准化的问题,没有先进生产力的冲击,没有任何提升,那和原始社会还有什么区别。


    我们所获得的资金所挣来的钱是都存下来呢,还是要做更多的投入来提升整个行业的水平呢?这其实也是每一个产业人都要思考的问题。我们在黑龙江的工厂每年至少有500次以上的参观,每天都有人过去参观。


9.jpg



    叶·问:你这样的案例不仅是在中国,其实是在世界肉类组织上也是比较少的。


    陈希滨:我们有国际上的关系,其实是大家都比较关注的,大家到了中国以后可以看得见中国是一个有着广泛市场前景的地方。到2030年,牛肉的销量至少可以达到15000亿。因为有这样的市场,所以国际上都在高度关注。借鉴国外的优秀先进管理技术,不仅可以提升自我,同时对我们中国的民族产业有一定的冲击。中国是否具备了一个世界牧业大国的基本条件,中国18亿亩的粮食红线究竟能养多少人?


10.jpg


    叶·问:好多人都在说中国的农业是资本家和投资人们投资的最后一块净土。


    陈希滨:中国很多企业,比如说世界500强的企业,都意识到了这方面巨大的空间,但是投入高,回报周期长,这样的情况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够接受的。我们这个行业其实还没有一个相对稳定成型的标准建立起来,因此越没有标准的行业,越难找到下手的点。因此这方面核心的问题不是说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也不也不是说你是否热爱这个行业,而是当标准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是举步维艰的。


    我们的环保标准达到了一级A,其实国家的标准才是二级B,因为环保食品安全这方面的问题,其实是中国的未来,所以不要在环保上抱有侥幸心理,否则在两三年之内就会被淘汰的。我们企业其实是适合中国未来五年,甚至是十年的环保卫生标准的。所以你要有自信,你的盈利能够支撑你这样发展,不仅要有品牌影响力,还要有市场接受度。很多人都在想要先卖高价,后具备这方面的条件。其实这是不可行的,因为你并没有安全保障。我们的品种都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好的品种,也包括锡林郭勒羊,品种最好,草原最好,加工最好,理念也最好。


11.jpg



    内蒙古草原的牧场是25亩地养一只羊,国外的牧场是一两亩地就可以养一只羊。我们在生产过程中进行了两道消毒程序,才允许进车间,车间的温度是十度,甚至是一度,这样才不利于细菌的传播。如果不注重这些细节,不严格按标准生产,好羊还等于好肉吗?


    所以我们的四个标准化建设,首先要从草场到牧场标准化建设,把资源最大化的利用。从好羊到好肉,加工的标准,我们完全是按照国际的标准程序进行的。因此,国际标准还要具备严格把控的环境,才能从好肉到好品牌。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其实内里要付出很大的心血。


    我希望可以达到一个和谐的商业生态圈,大家可以共荣,因为一家独大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也许你在高端方面是比较突出的,但是有可能你做低端做终端就不如别人了,因此互相之间的学习和交流是十分重要的。只有整个行业都发展了,这才是一个健康的行业。


    一个企业的成功不是你一年卖了多少肉,也不是你这一年赚了多少钱,更重要的是对这个行业的贡献、对当地牧民的贡献、乃至对国家的贡献,这才是最重要的。做生意,不只说是金钱上的问题,更重要的其实是两个企业文化上的交流,这个时候,更需要的包容与理解。


12.jpg


    叶·问:只有在走出中国的时候,才能够代表中国。


    陈希滨:整个锡林郭勒盟,其实,还是希望会多举办一些活动,多请一些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人,来提高知名度,促进当地的发展。叶.问:我们也一直有着方面的打算,并且也在和锡林郭勒盟对接这个事情。以会带展,将活动还原到整个世界农牧业生态这个问题上来。这样一来,锡林郭勒的羊就可以和其他地区的羊做出更有力的竞争。


13.jpg


推荐阅读